BloggerAds

受別人影響,同時你又影響着別人


音樂專欄﹕受別人影響,同時影響着別人

【明報專訊】趙增熹十七歲時已經在華星唱片公司當唱片監製,他比我大三歲,第一次看到他的名字是在林憶蓮的《不如重新開始》的專輯裏。我現在是寫廣東話流行曲的作曲家,但從來都是聽古典音樂長大的,那時聽他編的曲子,就有一種古典雅致味道,同時又很時尚。2002年由我監製的鄭秀文歌曲《跳傘》裏,邀請了他彈鋼琴伴奏,才認識他。還記得在錄音熱身時,他還彈了一段「拉二」鋼琴協奏曲。直到前幾天,我在初次錄影節目「超級巨星」時又再碰到他。手指一算,九年裏都沒有跟他碰過面了。
同時又是受古典音樂薰陶長大的倫永亮,他可算是第一代的以鋼琴自彈自唱的創作人,在我的中學年代,他鋼琴王子歌手形象,迷倒了很多很想從事音樂創作的年輕人。1997年他監製了由我作曲的彭羚主打《我有我天地》,他還跟我說很喜歡我彈奏的鋼琴部分,但手指把位的和聲有時太高了……前幾天,當評審時,他坐在我旁邊。手指一算,十四年裏都沒有跟他碰過面了。
陳奐仁是一個絕頂聰明的人,他從新加坡來到香港發展初期,一句廣東話都不會說。2004年時,他是透過陳冠希介紹我認識的,十分有才華。他跟我做過一次訪問,訪問完畢後,我問他﹕「你將來希望做誰?」,他說﹕「我想做你……」今天的他,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空。前幾天,走進TVB電影城入口時,碰到他,他給了我一個很大的擁抱。手指一算,七年裏都沒有跟他碰過面了。
我很喜歡眼睛會微笑的人,當我跟陳潔靈閒聊有關人聲音準跟樂器音準的分別問題時,我留意到她有這樣的優越條件。還有她那一股執著,要提攜後輩的慈愛。2011年的今天,第一次認識她。
節目錄影時,有一個從台灣來的新晉嘉賓歌手,叫鄧福如(A-fu)。她寫的歌曲,和她的歌聲深深的打動着我。我跟她說如果你這首《如果有如果》是我作曲的就好了。
其實你時時刻刻都受別人影響,同時你又影響着別人。
文 陳輝陽

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